“五一”口号的战略意义及其对多党合作政治制度的深远影响
  中国民主促进会烟台市委员会主办 办公系统登陆 民进系统信箱登陆 用户名: @www.gzjsyqj.com 密码:
首 页 民进简介 工作要闻 参政议政 民主监督 政治协商 社会服务 理论园地 支部活动 会员风采 机关建设
伟德国际娱乐城 > 理论园地

视力保护色:
“五一”口号的战略意义及其对多党合作政治制度的深远影响

2011-05-09字体:[ ]

                                 张宝英
    
       1948年4月30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发表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其中第5条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五一”口号立即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积极响应。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陆续进入解放区,与中国共产党一起筹备召开新政协,共商建国大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揭开了新的篇章。
一、“五一”口号提出的历史背景
抗日战争胜利后,和平民主是人心所向的历史潮流。中国共产党审时度势,及时提出了争取和平民主、避免内战的方针。在民主力量面前,国民党当局被迫承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同意结束国民党的“训政”,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还在重庆广泛接触了各党派、各界、各方面人士,十分重视他们的态度和意见,还尽可能地与国民党方面的人士全面谈话,使国民党各派系对我党的政策有所了解,争取他们有所转变。四十多天的重庆谈判使党在国统区的统战工作有了一个新发展。
为争取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功召开,民主党派积极宣传共产党的和谈诚意和建国主张,大造舆论声势,推动谈判向着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1946年1月10日,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参加会议的有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青年党及无党派人士。在政协会议上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与中共相互配合,直接和国民党展开面对面的较量,会议最终通过了政府组织案、国民大会案、和平建国纲领、军事问题案、宪法草案等五项协议。这几项决议,实质上否定了国民党的反革命内战政策和国民党的专制独裁,否定了封建买办法西斯主义的训练法统,激起了亿万善良的中国人对于实现全国的和平、民主、团结、统一的热烈期望。协议较多地吸收了中间人士的意见,这使他们尤其感到振奋。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它成了国民党统治区很多人衡量是非的重要尺度:谁能坚持政协路线,谁就得人心;谁要破坏政协路线,谁就不得人心,就把自己置于同广大人民群众对立的地位。
    1947年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12月25日至28日,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杨家沟召开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十二月会议”。会上,毛泽东作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明确提出党的最基本的政治纲领是:“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主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内战期间,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不受蒋介石的功名利诱,拒绝参加伪国大,积极参加民主运动,在国统区开辟了第二战场。1948年1月,民盟领导人沈钧儒等在香港召开民盟三中全会,恢复民盟总部,并表示要与共产党“携手合作”,标志着民盟转向了新民主主义。1月1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成立,宣布赞成中共提出的新民主主义的基本纲领。其它民主党派,包括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农工民主党、九三学社、中国致公党、台湾民主自治同盟等,也纷纷发表声明,明确表示了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立场。
中国共产党没有忘记与自己共同奋斗的民主党派。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适时发布了“五一”口号,号召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筹备建立民主联合政府。
二、“五一”号召的战略意义
一个国家政权的创立,必须取得人民公认的合法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既是枪杆子打出来的,也是缘于1948年中共“五一口号”倡议的“全国政协”,通过民主协商谈出来的。
五一口号,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的开国动员令。全国各地积极响应中共五一口号的实际情况,有力地证明了刘少奇同志的推断:我们取得50%以上的拥护是没有间题的。这种响应,集中而典型地体现在停留香港和旅居海外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身上。香港,在内陆地区内战硝烟四起、国共两党进行命运决战的时期,是一块相对安定的地区。从国共谈判破裂、内战爆发之时,中国共产党特别是在周恩来同志的安排下,多年为和平民主运动而奋斗的民主党派,纷纷转移到了香港。在这里,他们有的调整组织,有的充实力量……继续同中国共产党联合,为推翻蒋介石的独裁统治、建立民主政府而斗争。为了加强与这些民主党派的联系,中共在香港设立了香港分局,隶属于中共上海局。此时,负责香港分局工作的是乔冠华、方方、播汉年、连贯等人。
    5月1日,毛泽东致电香港李济深、沈钧儒:在目前形势下,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加强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相互合作,并拟仃民主政府的施政纲领,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国内广大民主人士业已有了此种要求,想二兄必有同感。但欲实现这一步骤,必须先邀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开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讨论并决定上述问题。此项会议似宜定名为政治协商会议。一切反美帝反蒋党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均可派代表参加。不属于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反美帝反蒋党的某些社会贤达,亦可被邀参加此项会议。此项会议的决定,必须求得到会各主要民主党派及各人民团体的共同一致,并尽可能求得全体一致。会议的地点,提议在哈尔滨。会议的时间,提议在今年秋季。并提议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于本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以为号召。此项联合声明,弟已拟了一个草案,另件奉陈。以上诸点是否适当,敬请二兄详加考虑,予以指教。三党联合声明内容丈字是否适当,抑或不限于三党,加入其他民主党派及重要人民团体联署发表,究以何者适宜,统祈踢示。兹托潘汉年同志进渴二兄。二兄有所指示,请交汉年转达,不胜感幸。
 5月2日,中共香港分局向留港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通报了中共中央的五一口号。与会者喜形于色,倍受鼓舞,纷纷表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这一决定。5月5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李济深、何香凝,中国民主同盟沈钧儒、章伯钧,中国民主促进会马叙伦、王绍鳌,致公党陈其尤,中国农工民主党彭泽民,中国人民救国会李章达,中国国民党民主促进会蔡廷揩,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谭平山,无党派人士郭沫若于香港联合致电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同时,联合通电国内外各报馆、各团体和全国同胞,公开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号召。他们在致中共电报中说:“读贵党五一劳动节口号第五项:‘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适合人民时势之要求,尤符同人等之本旨,易胜钦企。”同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发表《告台湾同胞书》,指出:中共中央的五一口号“正切合全国人民目前的要求,也正切合台湾全体人民的愿望”,号召台湾同胞赶快起来响应和拥护中共中央的号召,配合全国人民的革命战争,广泛地展开反对美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反对台湾分离运动的各种斗争……各地华侨也纷纷致电拥护中共中央五一号召,拥护召开新政协。从5月4日至5月19日发来电报的就有代表新加坡华侨的陈嘉庚、马来西亚吉灵丹州侨团、泰国华侨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马来亚槟榔屿71个华侨团体、马来亚柔佛州东甲属华侨促进祖国民主联合会以及泰国华侨促进祖国和平民主联合会等。
    6月4日,在香港的各界民主人士冯裕芳、柳亚子、茅盾、章乃器、朱蕴山、胡愈之、邓初民、侯外庐、陈其缓等125人联名发表声明。声明中说:五一号召合乎时代的要求,“新的政协召开之后,中国历史将会翻开灿烂的一页,真正建立一个统一的真正属于人民的国家。”
    中国致公党、中国民主同盟、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则分别于6月9日、6月13日、6月25日发表声明,郑重宣告拥护中共发布的五一口号。拥护召开新政协,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除此之外,6月间,何香凝领衔,香港各界妇女232人发表了宣言;7月间,人民救国会发表“七七宣言”,民进理事会通过了《拟提出关于政治协商会议之行动公约及政治纲领》;9月,农工民主党在九龙召开了中央扩大会议,通过了《迎接新中国的斗争任务》的决议。其间,一些民主人士如沈志远、邓初民、马叙伦、郭沫若等还在报上发表文章,编成小册子对比新旧政协的异同,阐明新政协的性质、任务,从理论上、思想上为新政协催生,扫除思想障碍。
    总之,我国各民主党派多数是以知识分子为主体,以有声望、有社会地位的代表性人士为核心的干部集团。其主要宗旨是为着反帝、反封建、反对独裁、反对内战,追求独立、民主与和平。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号召“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民主党派予以响应,并纷纷发表声明、宣言、告全国同胞书,通电国内外各报馆、各团体和全国同胞,希望“共同策进”,乃是历史的必然。这标志着民主党派公开、自觉地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地站到了中国共产党这一边,站到了人民这一边,实现了由旧民主主义到新民主主义的历史性转变。
    而且,民主党派以其进步主张和革命行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工商界人士、知识分子、进步学生加入,其组织程度在实践中逐步提高,具备了一定的社会感召力。此外,民主党派的领导者也都是有声望有社会影响力的代表性人士,大多数民主党派领导人不仅在群众中,而且在国民党上层、部队中都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因此,民主党派响应“五一”口号。进一步帮助人民群众、中间势力看清了革命形势,认清了蒋介石独裁政权的反动本质,极大地打击了国民党的士气,使国民党顽固派在政治上遭受空前的孤立。在响应“五一”口号后,各民主党派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和自身的影响力,对国民党军政人员做了大量的策反工作,为解放军传递情报,凭着对城市的熟悉,组织城市小资产阶级和城市平民,为许多城市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不少民主党派成员还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拥有一定武装力量的民革、民联、民促、民盟和农工党,积极配合解放军作战,加速了解放战争胜利的进程。
三、“五一”号召对多党合作的深远影响
     多党合作制度作为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历经60年的风雨,越来越显示出其巨大的优势和生命力。这植根于中国土壤的政党制度的形成,与各民主党派响应中中央发布的“五一口号”这一历史行动是分不开的。
    从1948年8月起,民革及其他民主党派的代表和有关民主人士就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密安排下陆续到达解放区,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的筹备工作。1949年6月15日,李济深代表民革中央在新政协筹备会上发表讲话,说:“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是建设一个符合人民愿望的新中国的开始,我们是以非常的欢欣鼓舞的心情来参加的”。“我们要筹备好一个足以代表全国各革命阶层群众,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团结一起,各尽其所能,为肃清一切反动残余和建设新民主的中国而奋斗到底”。这一时期,李济深作为筹委会副主任,参加领导了各项筹备工作,朱学范、谭平山等民革成员分别参加了新政协共同纲领、组织法、宣言、代表名额等小组的工作,为政协会议的正式召开而工作。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各民主党派的代表出席了会议。何香凝代表民革中央在会上讲话,她说:“现在蒋介石垮台了,人民政协开幕了,孙中山先生致力革命40年,谋求中国的自由平等,节制资本,耕者有其田,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这个革命目的,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得到了实现,我们可以告慰在九泉下的孙先生了”。“我们今天要来做一个模范的新民主主义工作者,就要做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模范力行者。我们要全心全意地拥护中央人民政府”。“在中国共产党毛主席和即将由大会产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之下,为实现共同纲领、大会决议而奋斗到底!”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形态和政权形态应该是什么样的?在与国民党一党专政、独裁统治斗争的同时,中国共产党与民主派也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共产党不仅把民主党派当作统一战线的工作对象,而且当作重要的依靠力量。各民主党派参加了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民主党派的许多领导人担任了政府的重要职务,还有不少民主党派成员参加了人民政府各部门的领导工作,与中共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这标志着民主党派不再是旧中国反动统治下的在野党,而成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中事实上的参政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中国共产党利用多种形式为民主党派提供参政议政的有效途径和机会,与民主党派一起讨论协商,让民主党派参与国家各方面方针、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建国初期,中共中央决定设立几种比较稳定的形式:一是双周座谈会,内容为听取政府有关部门的工作报告,座谈时事问题,协商有关单位提出的问题等。双周座谈会成为各民主党派成员参与国家重大决策的讨论、制定的比较稳定的一种形式。二是协商座谈会,是建国初期中共与民主党派民主协商国事的又一种形式,着重就党的方针政策、国家时事、国内外形势及党派关系等问题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进行民主协商或通报情况。三是最高国务会议,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于1954年设立,这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形式。中国共产党认真听取并采纳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意见。例如: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曾建议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同时举行,政协委员列席人大会议。这一建议从1959年开始被采纳,直到现在,已成为惯例。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中,各民主党派同中国共产党同心同德,一道经受锻炼和考验。在“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方针的指引下,推动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不断丰富和完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的内容。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邓小平主席《新时期的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的讲话,全面而深刻地阐明了新时期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的任务,充分肯定了民主党派的历史贡献,给民主党派以极大的鼓舞,并且为多党合作政治协商这一基本政治制度的发展拓展了新的领域。各民主党派积极拥护和贯彻中国共产党的基本路线,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为社会主义代化服务的轨道上来,积极促进祖国统一,努力加强自身建设,不断开创工作新局面。
为使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 1989年1月,中共中央根据邓小平的指示,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领导人会同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共中央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等部门负责人共同组成专门小组,拟定民主党派成员参政和履行监督职责的方案。民革中央主席朱学范参加了文件的研讨和起草工作。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根据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指示,专门小组对文件初稿又进行了几次重要的修改。1989年底,中共中央正式发布了《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我国民主党派参政议政的地位得以确立,参政议政、民主监督成为基本政治职能,在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的作用进一步增强。
    胡锦涛则多次强调,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要求,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要求。伟大的事业需要坚强的团结,坚强的团结推进伟大的事业。统一战线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法宝,也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我们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推向前进,必须最广泛地凝聚和发挥各党派、各团体、各民族、各阶层和各界人士的智慧和力量,求真务实,锐意进取,坚定不移地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巩固共产党领导、多党派合作、共产党执政、多党派参政的多党合作的良好政治格局,发展中国各政党民主团结、生动活泼的和谐政治关系,同心同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开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
新的历史时期,各民主党派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能,充分发挥参政党的作用,积极参加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紧紧围绕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开展调查研究,先后在政协会议上以大会发言或提案形式,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了解、反映社情民意,协调关系,化解矛盾,为巩固和发展安定团结的局面建言献策,就多方面的问题提出建议,受到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为党和国家科学决策以及推进有关部门的工作提供了参考依据。
60年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以巨大而坚定的步伐走向富强、民主和文明,这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对整个人类社会发展的影响也是广泛而深远的。60年以来,人民政协始终与人民息息相通,同国家休戚与共。历届政协为国家的昌盛、祖国的统一、社会的进步、人民的幸福,为人民政协的自身建设与发展,尽心竭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也获得了人民的信任和赞誉。 60年来,各民主党派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充分利用人民政协这个参政议政的重要场所,发挥参政党的作用,与中国共产党亲密合作,风雨同舟,肝胆相照,荣辱与共。
回眸60年的历程,我们切身体会到,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领导核心,是我们患难与共的亲密战友。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民主党派的选择。只有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中华民族才能更加团结,国家才能繁荣昌盛,民主党派才能在中国的社会发展中找准自己的位置,发挥自己的政治作用。各民主党派的创建、成长和发展,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支持和帮助,离不开“五一”号召的基础作用。               (作者:民进烟台大学支部副主任 张宝英)

(编辑:)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全文下载]: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单位:中国民主促进会烟台市委员会  网络办公系统登陆
地 址: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观海路75-2号(玉岱大厦) 电 话:6225982 邮编:264000
信 箱:1010_w@163.com 技术支持:烟台市综合信息中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