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微软 >

但有时Alexa似乎没有任何提示而开始录音

编辑:大魔王 2019-05-11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浏览这周的科技热闻,硅谷洞察(原“硅谷密探”)发现一个主题:巨头正面硬刚:不论是共享出行的前两名Uber和Lyft、还是争着为美国五角大楼提供云服务的亚马逊和微软、或者是在零售业挑战数十年来的零售老牌巨头沃尔玛的亚马逊...可谓竞争激烈,火药十足。

  本周,贝索斯发布了给股东的年度信件,Fortune认为其中的四点精华值得观察:

  第一,反托拉斯审查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尽管贝索斯在信件全文中,并没有一个词提及反托拉斯或反托拉斯监管,但是Fortune认为,贝索斯密切关注反托拉斯审查,因为美国总统候选人ElizabethWarren就曾多次表示想分拆亚马逊这样的帝国;

  第二,一些“收购”可能是数十亿美元巨大的失败,而这也是正常的。Fortune认为,亚马逊一直在尝试新产品,比如买了零售商WholeFoods,也在试验实体店AmazonGo。它还与摩根大通和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Hathaway)合作开展医疗保健业务,并表示对家用机器人感兴趣。因此在这封信件里,贝索斯称,其中一些实验难免成为巨大失败。

  第三,贝索斯自豪发起了最低工资挑战:将亚马逊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这惠及超过2.5万亚马逊员工,以及假日时节在亚马逊工作的超过10万名临时工。贝索斯在信里喊话,零售竞争对手(指沃尔玛)最好也这么做。沃尔玛也不甘示弱,迅速反呛:亚马逊有本事老老实实交点税呀(亚马逊每年用会计手段使自己报表上收支平衡,以避免缴税)!

  第四,或许会有更多的亚马逊实体店。贝索斯透露,亚马逊现在在,和西雅图拥有10家店铺,并对未来“感到兴奋”。

  亚马逊公司在全球拥有数千名员工帮助改进Alexa数字助理,为其Echo音箱系列提供动力。该团队收听Echo业主家中和办公室的录音,,注释,然后反馈到软件中,作为消除Alexa对人类语音理解的差距并帮它更好响应命令的努力的一部分。

  据知情人士称,该团队由临时工和全职亚马逊员工组成,他们签署了保密协议,他们公开谈论该计划。

  根据亚马逊的网站,除非Echo检测到字或按下按钮激活,否则不会存储音频。但有时Alexa似乎没有任何提示而开始录音,无论激活是否错误,审稿人都需要对其进行。

  据亚马逊布加勒斯特办事处的两名工作人员说,他们每天工作9小时,每位评论员每班解析多达1000个音频片段。而他们的内容五花八门,从浴室歌声到性的声音都有。亚马逊表示当工作人员听到不妥的事情时可以遵照一定程序,但两名罗马尼亚员工表示,在要求对此类案件提供指导后,他们被告知亚马逊不应隐私。

  贝索斯说不定正在为Alexa的新闻头疼,不过下面这条新闻或许能让他振奋一下。

  百亿美元的天价大单子,对于任何公司来说,都是一块做梦都不敢想的大蛋糕,密探此前在这篇文章里详细介绍过。而美国五角大楼的这块大蛋糕究竟花落谁家?随着竞选公司只剩下两家,竞争可谓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微软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五角大楼于当地时间本周三宣布,其缩写名为“JEDI”(也是《星球大战》里绝地武士的名字,有“、”之意)的百亿美元云服务合同大单,最终轮候选人是亚马逊和微软。

  此前,IBM和甲骨文也参与竞标,但认为这两家公司“没有达到最低要求。”

  此前,甲骨文公司曾一直诉状把亚马逊一位员工告上法庭。这位叫做DeapUbhi的亚马逊员工既在亚马逊工作过,也在JEDI项目组工作过,甲骨文认为此举有影响决定之嫌。本周,五角大楼发言人表示,该名亚马逊员工的工作经验不会对决定过程产生产生干扰。

  共享出行巨头Uber于美国时间4月11号公开提交了IPO申请文件。文件显示,Uber将在纽交所(NYSE)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UBER”,但该公司至今仍未披露其IPO发行价。

  在本周提交的S-1申请文件中,Uber透露了以下一些重要数据:2018年Uber的营收为112.7亿美元,与2017年的79.3亿美元相比,增幅达42%。尽管增幅较大,且2018年净利润为9.97亿美元,但EBITDA调整后亏损还是高达18.5亿美元。

  此外,报告里还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Uber有9100万名活跃用户,比去年同期增长35%。

  2019年是上市“扎堆”年,其中就有Uber和Lyft这两大共享出行巨头争先恐后上市。虽然Uber比Lyft在上市上稍慢半步,但其体量却大很多。不知道Lyft股价近期的惨淡状况是否会影响Uber。

  但另一方面来说,不论是越来越重要的UberEats、还是布局Lime,Uber显然想把自己做成一个线下交通“一体化”式的解决方案,相比之下Lyft对自己ride-sharing的定位更“专心致志”,也更“缺乏野心”。

  马斯克领导的SpaceX 在美国当地时间本周四,顺利实现了Falcon Heavy这款世界上最强大火箭的首次商业发射。

  此前因为不利的天气,FalconHeavy曾推迟至本周三发射,现又推迟一天。这一次发射大约需要花费9000万美元,是为沙特阿拉伯公司Arabsat发射一颗大型通信卫星。

  如今,它的三个推进器全部成功回收。这跟上次发射相比,无疑技术更近了一步。去年FalconHeavy试飞时,美中不足的是中央核心未能着陆。

  按照设计,FalconHeavy能将63800公斤的负荷送到地球低轨道或者是将26700公斤的负荷送到地球同步轨道。在此次任务完成后,FalconHeavy的下一次发射定在今年6月,将会为美国空军发射一大堆实验用和军用的小卫星。

  提起加密货币,不少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是真的货币吗?在现实生活里又不能花。

  为了让加密货币持有者在显示生活里用加密货币更方便,Coinbase在英国发行了借记卡。此次发行的借机卡是Visa卡,也就是说,和传统法币借记卡相同,消费者在所有能刷Visa卡的地方也可以用这张卡。

  为让用户体验更便利,Coinbase还出了一个配套的手机应用CoinbaseApp,和卡片配套使用。刷卡时,用户可以决定具体使用卡里的哪一种加密货币,比如是用比特币、以太币、还是莱特币等。

  此外,和普通借记卡一样,Coinbase的加密货币借记卡也可以从ATM上提现,汇率按操作当时的汇率折合成法币。

  不过,这张卡使用起来有一些费用,比如订购一张卡的费用就约为6.50美元(合人民币43元)。此外,每项交易还要收取2.49%的费用,其中包括1.49%的转换费,以及1%的交易费。

  此外,这张适用地区为英国的借记卡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使用时,还会产生不少额外费用:在非英国的其他欧洲国家使用时,费用为2.69%,在欧洲以外更加昂贵,每笔交易的成本高达5.49%。看来,想让这张卡“全球漫游”,成本还是挺贵的。

  只要他们拥有合适的技能,非传统的教育和职业道不应该使计算机科学家高薪工作的资格。这是Triplebyte创立的原因,这是一家的初创公司,它使用编码测验和机器学习来匹配潜在员工和式工作。经过一年的经营收入增长三倍(每月超过100万美元),员工人数从20人增加到40人,这吸引了包括YCombinator在内的众多投资者的资助。

  美国时间4月11日,Triplebyte宣布它由YCContinuity筹集了3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这将把Triplebyte的总筹资额提高到约4810万美元。此外,皮克斯和前Twitter首席运营官的资深人士AliRowghani也将加入董事会。

  投资银行业的历史利润中心受到技术和法规的。核心流程正在自动化或商品化。从IPO、到并购、再到研究和交易,投资银行正变得越来越小越精,越来越难以跟上创新的步伐。

  IPO活动已从2013年的近期高位回落。2017年,投资银行从承销IPO中获得了73亿美元的收入:根据通货膨胀进行了调整后,自2000年以来减少了43%。根据SeekingAlpha的数据,首次公开募股一度占投资银行收入的25%左右,但近年来这一数字已降至约15%。

  2018年,美国VC支持的技术公司的超过一亿美金级别的私人融资轮次几乎是IPO数量的6倍。对于那些上市的公司来说,也比以往更晚了。近年来-从开始到首次公开招股的中位时间为10年,而2013年的上市时间不到7年。

  (红色为2012到2018年VC支持的美国科技公司的一亿美元级别股权融资轮次数量,对比蓝色的VC支持的美国科技IPO数量)

  一家价值10亿美元或以上的公司退出曾经是一个罕见的事件——它在2010年仅在美国发生过四次,这些交易价值总计仅为51亿美元。

  据创投数据库PitchBook最近一份关于独角兽估值表现的报告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这些独角兽的退出数字飙升至33起退出事件,总价值达760亿美元。

  Pitchbook认为,独角兽退出数量增加是发生在风险投资基金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Pitchbook指出,投资基金规模不断扩大,2018年甚至达到了2.265亿美元的中位数。也就是说,当有更多的现金可用时,当然会为市场上带来更多价值高的公司。

  随着风险投资估值的攀升,Pitchbook认为,当前一代创业公司上市或进行不同类型的退出时,增长的空间也意味着可能更小。因为毕竟当一家公司估值高达151亿美元时,是很难再增长5倍的。

  标签:微软 亚马逊 借记卡 uber 贝索斯 大单 加密货币 硅谷 沃尔玛 lyft 投资银行 信件 vc 五角大楼 员工 巨头 星球大战 汇率 货币